首頁 社會 正文

臺北故宮特展“以文會友”:看這些史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2019-10-09 15:25 澎湃新聞
臺北故宮 歷史 雅集盛世

摘要:本幅構圖、人物尺寸與從事活動皆異于明代以來常見形式,采“之”字型構圖,并依循遠近以合理比例安排景物大小;學士散置于園苑中,以談論典籍取代琴棋書畫活動,可視為乾隆朝對故實新解之作。

宋人 《西園雅集圖》(局部)

雅集是古代文人的派對形式之一,舉辦聚會的理由是各式各樣的,規模亦可大可小。在雅集的活動里,主人與賓客除了享用精致美味的佳肴,也會有吟詩、鼓琴、對弈、觀畫、品茗等助興活動,更不用說宴會上即席揮毫、題詠等具紀念性質的副產品產出。宴集上文人之間相互激蕩與較勁,因此雅集亦可說是文化力的孕育搖籃。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即蘊生自東晉癸酉年(353)暮春三月的一場盛會,此次聚會少長咸集,眾人流觴賦詩,由王羲之(303-361)作序,不僅蔚為千古佳話,更成為后世追隨仿效的雅集典范。

所謂的雅集圖不僅是聚會之后的圖像紀錄方式,也是對前人盛會景況的追摹想像。舉凡聚會場景、參與者、活動細節,乃至于布置陳列與筵席用器等,經由畫家的巧手,得以具象化,甚至加入新的表現元素。流轉在不同時空的雅集圖,也因為持續被創造與變化,而有了新的生命。宴會上的文化競演雖然為文人帶來壓力,這些煩惱又以獨特而優雅方式被包裝呈現,成為雅集活動的趣味衍生。

晉唐風流

許多直至今日膾炙人口的晉唐名士軼事,是后代對風流人物想像的典型,例如七步成詩、東山絲竹、李白與《清平調》等,這些精彩的故事,在圍繞著文藝素養來展現。琴、棋、書、畫四藝不單是個人的修養,也是文士藉以交往的模式,在詩文唱和與觥籌交錯之際,形塑出各種聚會的風雅形象。本單元以晉唐名流的故事,作為一窺雅集活動的起點。

宋 緙絲 《謝安賭墅圖》

本幅以淝水之戰為背景,記述謝安(320-385)面對敵方大軍壓境,猶能從容以對、舉重若輕之事。畫中二人在奢華高雅的空間里對奕,遠方露出建筑一隅,暗示別墅的范圍遼闊。黑衣者謝玄甫下子,腳踏木屐的謝安已準備贏得此局勝利,同時前線也傳來捷報。

緙絲技巧與人物形象不似宋代作品,然畫面對故實細節著墨較為豐富,或有古老的圖像版本依據。

清 冷枚 《春夜宴桃李園》

本幅取材自李白(701-762)《春夜宴桃李園序》,描寫桃李花盛開庭園中的夜間游宴活動,畫上除了文士飲酒賦詩,還有仕女逗弄小狗以及偷喝酒和打盹的童仆,充滿輕松歡愉的氣氛。此序為李白宴會上有感而發之作,勉人珍惜良辰美景并及時行樂。

冷枚為清代康熙、乾隆朝宮廷畫家,善畫人物與宮苑景色,此畫顏色濃麗,工整嚴謹,是清宮繪畫細膩華美風格的典型之例。

清 董邦達 《灞橋覓句》

本幅以唐代鄭綮(九世紀下半葉)灞橋詩思的故事為本,描繪詩人于風雪紛飛的山林間尋覓靈感的情景。苔點式的白雪轉化了雪景的枯冷寂靜感,與盛開梅花共同打造出繽紛熱鬧的灞橋景致,畫中文士騎驢前行,童仆擔酒捧梅跟隨在后。畫中未見沉吟覓句之苦,反而充滿了愜意游賞之樂。

雅集典范

永和九年(353)三月,王羲之邀集友人在浙江會稽山的蘭亭舉行修禊雅集,是一場當代名流薈萃的風華盛事,更為世人留下有“天下第一行書”美譽的《蘭亭序》。在唐代帝王偏愛王羲之與士人交往文化的推波助瀾下,蘭亭集會逐漸超越其他雅集,取得典范性的地位。宴席上群賢畢至,曲水流觴、競詩罰酒等活動,也成為后代舉行雅集時所追仿的模式。

宋拓 《定武蘭亭真本》(局部)宋拓 《定武蘭亭真本》(局部)宋拓 《定武蘭亭真本》(局部)宋拓 《定武蘭亭真本》(局部)

宋拓 《定武蘭亭真本》(局部)

王羲之《蘭亭序》原跡雖已失傳,卻有眾多臨摹本與拓本流傳于世。定武蘭亭即為拓本的一種,是刻帖系統里品質最佳的版本。本幅為傳世定武蘭亭之完整宋拓本,有明確宋、元人鑒藏記錄,元文宗鑒藏印與相關題跋,顯示這件作品曾于元代幾場重要的集會中被觀覽。

此本雖經過摹寫、刻石、拓印等多次復制工序,仍然可以看出王羲之行書的流暢與妍麗。

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

明 李宗謨 《蘭亭修褉圖》(局部)

王羲之蘭亭宴集舉行于西元四世紀,留下《蘭亭序》書法名跡,然而到九世紀,才出現蘭亭圖繪。如今流傳廣泛的版本,為傳李公麟所繪《蘭亭修禊圖》的刻石拓本,以臨溪亭榭為始,與會者列坐于曲水兩岸,旁有榜題錄出名銜與所賦詩文。從內容表現來看,本幅顯然屬于此系統。

畫中人物描繪精致,設色秀雅,場景細節豐富,增添觀賞之趣。

傳宋 李公麟 《苦吟圖》

三名文士倚坐在幾案旁,有人持卷斜倚沉吟,也有人持筆苦思,還有人托腮凝視著案上的白卷,充分傳遞出因為缺乏靈感,遲遲無法下筆的窘境。通幅線描流暢,人物形象纖細,舊籤題雖訂為李公麟,但從畫風推測,應是明代人的作品。

想象雅集

相傳北宋皇室駙馬王詵(1048-1104)曾在府邸舉辦過一場風雅盛事“西園雅集”,當代的文化名流如蘇軾(1037-1101)、黃庭堅(1045-1105)、李公麟(約1049-1106)、米芾(1052-1108)等人皆為座上賓,會后由李公麟繪圖、米芾書寫記文來紀念這個難得的盛會。經過研究,這場盛會應非實際發生,書法與繪畫等紀念物的流傳,則是后人偽造托名的結果。盡管歷代對此集會真假時有討論,但并未阻礙時人對西園雅集的向往之情,明代中期更出現大量的追摹、托名之作,成為相當特殊的文化現象。

宋人 《西園雅集圖》(局部)宋人 《西園雅集圖》(局部)

宋人 《西園雅集圖》(局部)

乾隆皇帝(1735-1796在位)藉由題跋表示對此畫作者歸屬的看法,他認為畫中人物面部寬圓,衣摺如古篆籀的用筆,并非李公麟所繪。更因舊題識漏誤過多而決定裁去重裝。在對照圖記判讀畫中人物身份之后,親自題寫其名于旁,并責成董誥(1740-1818)將這段勘誤過程題寫于卷末。顯然,這股晚明吹起的西園雅集風潮,也順勢進入清代宮廷。

亂世唱和

元代江南士人的交往互動頻繁,人際網絡錯綜復雜,雅集的參與者身份多元,除了文士、僧侶、道士等,也有非漢民族(色目人)的加入。有三五知己好友的聚會,也有動輒十數人的宴集,這時期會較為積極地為聚會留下紀念,例如共同觀覽作品,并書寫題跋;或將筵席間相互酬唱的詩句集結出版成冊。顧瑛(1310-1369)編輯的《玉山名勝集》、《草堂雅集》、《玉山記游》,即是數十次雅集唱和的出版物。這個時代或許對宴會唱和是短暫的,紀念品是永恒的概念特別有感,因此強調這些可以成為追憶念想的媒介。

清 華嵒《 玉山雅集圖》

顧瑛(1310-1369)舉辦了高達三十多次的雅集,是為“玉山雅集”,宴會結束后并將筵席上的酬唱之作集結出版,達三冊之多。相較于蘭亭修禊、西園雅集等有大量的圖繪流傳,玉山雅集顯得缺乏,據載張渥(活動于14世紀)曾繪圖以為紀念,今已不見。

這件作品原名《竹溪六逸》,后來由經頤淵(1877-1938)改訂為《玉山雅集》。

元 黃公望 《九珠峰翠》

從題跋可知此為黃公望(1269-1354)為楊維禎(1296-1370)所作,描繪楊氏客居之處——松江地區附近的風光。相較于顧瑛雅集的熱鬧喧騰,三五好友的聚會更顯深刻情誼。

畫面中層疊巒石與山頂平臺,組合出富有變化的山體動勢,加上以墨色營造山石的松軟濕潤及山峰稜線之間短墨線構成的蓊郁樹林,營造生意盎然的氣息,是黃公望山水畫特色。

慶生為名

慶生會是今日尋常不過的活動,然而在古代并非如此。一直到魏晉時期,因佛教傳入的影響,生日才開始受到重視。除了少數的個人,一般都是帝王和宗教人物,才會被當成舉行祝壽活動的對象。清代出現以紀念文化偶像之名,在其誕辰舉辦的雅集,最著名的例子,就是以蘇軾為中心的“壽蘇會”。參加者會準備具象征意義的紀念品,共同觀賞書畫碑帖,題詠作詩,甚至揮毫作畫,成為此時新的雅集特色。

清 翁方綱題李東陽像 羅聘補竹

“壽蘇會”帶動以雅集慶生的風氣,此畫即見證了兩個祝壽雅集的互動。其一是掛于翁方綱(1733-1818)舉行的壽蘇會中觀覽,另一是法式善(1753-1813)懸掛此作與賓客一同展拜、賦詩,以紀念李東陽(1447-1516)生日。

根據題跋,此像應為翁氏委托王穆峯所繪,在羅聘(1733-1799)居中牽線下,翁方綱先后收藏了李東陽的《種竹詩卷》和《移竹詩卷》,故請羅氏以另紙畫竹,與小像同裱于一軸。

皇權宴會

古代與皇帝權力相關的宴會雅集,包含皇帝直接參與或者透過制度機制所舉行的活動。與帝王直接相關的例子不勝枚舉,如唐代曲江宴、宋徽宗與三館秘閣、元文宗與奎章閣等,是推升藝術文化發展的主要力量,也往往為后人所向往。但形成大量圖畫流傳,十八學士的題材堪為代表。此題材隋著時代的推進而形成多種樣貌,從早期的功臣圖模式,到宋元以后雅集化的表現,圖繪的文化意義也隨之改變。

傳宋徽宗《十八學士圖》

本幅描繪文士聚會的場景,或宴飲品茗、或賦詩作書、或游園賞景。童仆林立,臂鷹控騎,捧硯執卷,奏樂備茶,氣氛熱鬧歡愉。

史載秦府十八學士每日分三班輪值,與時為秦王的李世民討論經史。宋代之后多見雅集式的描繪,應為想像的場景,相較于出現較早的功臣式圖像著重于個別性、身分官職的區別,此處已然是去識別化的處理。

傳宋人 《十八學士圖(書)》

傳宋人 《十八學士圖(畫)》

這套作品為四件組,描繪著官服的文士于悉心布置、陳設精美的園林中,進行琴、棋、書、畫的活動。畫中人物表情動作較為優雅,刻意營造高雅靜謐的氣息,對于器用、家具描繪精詳,造型內斂含蓄,用色典雅古樸,不以華麗取勝,而以質感展現文人低調奢華的品味。應為明人所作,但有上追宋人之意。

清 張廷彥 《畫登瀛洲圖》

唐太宗(626-649在位)登基前,于秦王府立文學館,敦聘十八位學士。學士因輔佐有功,位居要津,備受禮遇,后代以“登瀛洲”稱之,表示對此際遇的欽羨之情。

本幅構圖、人物尺寸與從事活動皆異于明代以來常見形式,采“之”字型構圖,并依循遠近以合理比例安排景物大小;學士散置于園苑中,以談論典籍取代琴棋書畫活動,可視為乾隆朝對故實新解之作。

來源: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唐雅麗

(原標題:臺北故宮特展“以文會友”:看這些史上著名的雅集盛事)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11选5奖金一般是多少